lys2356 发布的文章

(转)肉眼看不见的“人体辉光”

  在许多古今中外的宗教绘画中,为了显示神佛超凡、伟大,往往其头上都有光环存在。其实,撇开宗教上的象征意义不谈,即使是生存在现实世界中的任何一个凡夫俗子,他们身上同样也有一道光环,只不过不为人的肉眼所见罢了。

  英国一名医生华尔德·基尔纳早在1911年采用双花青染料涂刷玻璃屏,首次意外发现了环绕在人体周围宽约15毫米的发光边缘。其后不久,苏联科学家西迈杨·柯利尔通过电频电场的照相术把环绕人体的明亮而有色的辉光拍摄了下来。于是,这一有趣的发现受到了全世界众多国家的科学家的广泛关注。20世纪80年代后,日本、美国等相继使用先进高科技仪器对“人体辉光”进行研究,试图把“人体辉光”之谜公之于众。“日本新技术开发事业团”,采用了具有世界上最高敏感度的,用于检测微弱光的光电子倍增管和显像装置,成功地实现了对“人体辉光”的图像显示,并把这种辉光称为“人体生物光”,他们还把这一科研成果应用到医学研究上去。他们对志愿接受检查的30位病人进行了生物光测试,这些病人既包括1岁婴儿也包括80岁老人。最后的测试结果表明,甲状腺功能衰退者、甲状腺切除者及正常人在夜间睡眠时,在新陈代谢减缓的同时,其生物光强度也会同时减弱。日本医学界认为,检测人体生物光能如实地反映出人体新陈代谢的平衡关系,而且可以通过光的变化来测定病人新陈代谢的异常和人体的节律。

  尤其令人惊奇的是,科学家在研究“人体辉光”的照片中发现,照片中的光晕明亮闪光处,恰恰与中国古代针灸图上标出的针灸穴位相吻合,而每一个人又都有一种独特的辉光样式。另外,美国科学家研究指出,辉光在人体内疾病产生前,会呈现出一种模糊图像,好像受到云雾干扰的“日冕”;而人体癌细胞生长时则会出现一种片云状的辉光。苏联研究人员曾对酗酒者进行“人体辉光”追踪拍摄,他们发现饮酒者在刚刚开始端杯时,环绕在手指尖的辉光清晰、明亮。当人喝醉酒之后,指尖光晕会变成苍白色,同时他们还发现光圈无力并且向内闪烁着收缩,变得黯淡异常。他们对吸烟者也做了类似的试验:一天只吸几支烟的人,其辉光基本上保持正常状态;而当吸烟量逐步增大时,“人体辉光”便会呈现出跳动和不调和的光圈;如果是位吸烟上瘾的人,辉光就会脱离与指尖的接触而偏离中心。

  现在,对“人体辉光”的研究正在深入地进行过程中。各国专家试验将其应用到医学上,甚至还有人设想把它应用到保健上,如在家庭中设立“辉光档案”,通过电脑监测装置进行“遥控保健咨询”。另外,“人体辉光”会随着大脑活动的变化而发出程度不同的光辉,所以有人据此想把它应用到犯罪学上,譬如在对犯人进行审问时可以发现其是否企图说谎等。

  但是,截至目前,“人体辉光”的成因还是个谜。有人认为,这是人体的密码文字;有些科学家则认为,“人体辉光”是自然界一切生命的特别现象,是好像空气一样的复合物;还有人说这是一种由水气和人体盐分跟高电场相互反应的结果。总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人体辉光”确实以其特殊的魅力吸引着众多的科学家为之探索。

(转)绿鹦鹉

  荷城那条衣裳街上,出过几位杰出人物,摆过服装摊的刘思劲就是其中一位。如今他去琼岛闯荡,已有三年没回家了。刘母思儿心切,频频央人代笔修书要儿子回家看看。

  这天,刘思劲终于抽空回到老家。刘母看到年过三十、略呈富态的儿子,喜极泪涌,抱着儿子的肩头,说:“孩子,你把家忘了吗?把妈也忘了吗?”

  刘思劲的眼圈也潮湿了,连忙说:“妈,看您说的,我怎么能忘了家,怎么能忘了妈呢?”随即把送给母亲的礼物呈上——一只精致的鸟笼,里面养着一只绿鹦鹉。此鸟头部圆,嘴呈钩状,羽毛十分漂亮,像披了一身翡翠。这只绿鹦鹉买来已有数月,刘思劲带在身边悉心调教过了。

  刘母听儿子说买这只鸟花了9000元,便嗔怪儿子不懂得珍惜钱财。“你呀,你赚钱不容易,这么大的破费,就不妥当了。”刘母又爱又愠地唠叨个没完。

  刘思劲实话实说:“妈,我是这样想的,我正在创办一家公司,很忙,不能抽出太多的时间来看望您,就让这只绿鹦鹉代表孩儿陪陪您老,您可以随时和它拉呱儿拉呱儿啊。”

  刘母说:“它怎么陪我,它能代替你吗?你爸去世得早,我都快七十了……”

  儿子一时语塞,不知该用什么话来抚慰母亲,就调教鹦鹉说话。绿鹦鹉模仿着刘思劲的腔调说:“妈妈,您好。妈妈,您好。我是刘思劲,我是刘思劲。”刘母闻声,开心地笑起来:“这绿鹦鹉真乖。”

  在家住了一阵,刘思劲就踏上归程。

  刘母又形单影只,好在有绿鹦鹉相伴。清晨,她给鹦鹉喂食,它就说:“妈妈,您早。我是刘思劲。”中午,她给它喂食,它就说:“妈妈,您好,我是刘思劲。”傍晚,她给它喂食,它就说:“妈妈,您辛苦了,歇歇吧……”刘母甚感欣慰,寂寞的日子里就像有儿子在身边一样。对它宠爱有加,给它洗羽毛,又怕它凉了,又怕它热了。闲时,也带它到公园逛逛,让它呼吸新鲜空气,见见它的同类们。

  这样过了一年,刘母在一个清晨溘然病逝。刘思劲千里迢迢赶回家见到的只是慈母的骨灰盒,而他买给慈母的绿鹦鹉也不知去向,空留一只鸟笼挂在阳台上晃荡。

  刘思劲决定在老宅多住几天,缅怀慈母养育的恩情,聊补自己未能给母亲送终的歉疚。

  刘思劲在老宅的小居室就寝。床前的五斗柜上摆着慈母的遗像,在望着儿子微笑。刘思劲解衣上床,连日来旅途的劳顿,使得他的眼睑下垂,睡意袭来,便渐渐进入梦乡。在梦中,他见到慈祥的老母在灯下为他缝补西服上掉落的一颗纽扣,他欣喜万分地走近慈母,慈母却转瞬不见了,耳际却有慈母的声音萦绕:“孩儿,妈妈好想你。”他一激灵,惊醒过来,耳畔又传来一声问候:“孩子,你好啊。”他打开灯,四下里张望,不见有什么人影,他以为是自己思母心切而产生幻觉。

  他又睡着了,又有了梦。梦中,他再次见到慈母的笑影,他刚要走近,慈母又转瞬消失,他再次惊醒过来。又有声音传来:“孩子,妈妈好想你。”他披衣下床在屋里踱步,踱至客厅,那呼唤他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孩子,你好啊。”声音是从阳台那边发出的。他的心紧缩起来,悄悄走去。借着明亮的月光,他看见阳台上栖着一只鸟——绿鹦鹉。绿鹦鹉又张嘴说话:“孩子,妈妈好想你。”

  刘思劲的眼圈湿了。那鹦鹉并不怯人,它明显消瘦了,羽毛也很乱。它又叫道:“孩子,你要常回家看看,妈妈好想你……”

  刘思劲泪水滂沱。事后,他了解到,慈母在临终前,把绿鹦鹉放了生,不料这只通灵性的绿鹦鹉夜夜飞返刘宅,转达刘母生前对儿子的思念。

(转) 老人与鸥

  那年年末的一天,摄影家李志雄在翠湖边朋友开的影友沙龙休息,闲聊间发现对面翠湖边有位老人在喂海鸥,他的喂法和别人不一样:他不是抛撒着喂,而是把食物摆放在栏杆上,看着海鸥吃完。和朋友聊起来,才知道这位老人经常来喂鸥,10年来一直没有间断过,很多人都认识他。李志雄凭着自己对艺术的敏感,明白眼前这位老人将是非常重要的拍摄题材。于是,便带上相机走过去和老人聊天。开始,老人对他毫不理睬。李志雄并不因为老人态度的冷淡而冷却了自己的艺术热情,通过不断接触终于使他们成了朋友。老人紧闭的心扉对他敞开了,讲了自己坎坷而凄凉的身世;老人还告诉李志雄:有许多红嘴鸥已成为他的知己,他随时都可以把它们唤来。老人还说:去年有一只他取名为“小宝”的红嘴鸥,在他头戴的帽子上反复停落了三次,并不停地鸣叫,不停地在他周围翻飞,但当时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才明白了,“它这是在向我告别啊!第二年它就再没有飞回翠湖来了!”有一次,老人正在喂鸥,旁边一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男子瞅准了,便伸手在栏杆上捉住了一只红嘴鸥并得意地哈哈大笑。李志雄亲眼目睹:此时的老人如同暴怒的雄狮扑了上去,出手揪住男子的领口,发出了一声雄狮般的怒喝:“给我放手!”在周围欣赏老人喂鸥的人群也纷纷指斥这男子的劣行,男子吓得面如灰土,赶忙放开红嘴鸥,便灰溜溜地跑了……
  
  李志雄结识了老人后,就经常到翠湖来看望老人和红嘴鸥,可是不久,李志雄发现有几天没见老人了,心中很是惦念。突然有一天,他看到老人穿着一套簇新的手缝的衣服步履蹒跚地到翠湖来喂鸥。老人很虚弱,坐在翠湖边喂鸥时,身体弯成弓样的曲线。老人对李志雄说:“这几天病了,3天只吃了一碗面,今天觉得好些了就来看海鸥,心里总是牵挂着这些可爱的小精灵。”当时,李志雄拍完照也没觉察出什么,第二天老人没来,第三天也不见老人,第四天李志雄突然冒出个念头———老人可能出事了!于是,便立刻买了些滋补品去看望老人。谁知已经晚了,老人已在头天晚上离开了人世!
  
  老人的屋里,只放得下一张床,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是6个鸡蛋和一小袋面粉,那是弄来给海鸥吃的。老人的邻居包师傅介绍说:老人平时生活很节俭,他喜欢听京戏,但10多元钱的收音机都舍不得买,只是在包师傅收听京戏时请他把声音放大一点儿。据化工厂退管办的师傅介绍说:老人30多年了从不报销医药费,去世前仅是患了感冒。老人的床前挂着一张很小的海鸥照片,听说那是他花了3元钱请翠湖公园照相的人帮忙拍的。看着这张照片,李志雄禁不住阵阵悲痛:自己答应过老人的两件事,一是要送他一套他与海鸥的全套照片,二是要带他去看海鸥睡觉的地方,因斯人已去而爽约了!
  
  回来后,李志雄把为老人拍摄的最后那张照片放大到24英寸后带来翠湖边为老人举行了一个追悼会,很多人都从照片上认出了老人,很多人都在照片上签名,把照片所有空白的地方全部签满了。最奇怪的是,海鸥们在老人遗像前久久地整齐肃立着不愿离开,目睹了此情此景的人们都纷纷落泪。当李志雄和朋友们要拿走照片时,海鸥们都扑了上来,翅膀几乎要扇着人。李志雄和朋友们给老人送行时,好多素不相识的人都赶来了,他们来到殡仪馆,没有悼词,没有哀乐,他们把这张签满了名字的照片放在老人的怀里,陪老人一起化为了灰烬。
  
  李志雄为海鸥老人拍下的那组照片,使他夺得了第六届新闻奖“人与自然”金奖。“老人与鸥”的故事随着珍贵的影像便永远留在了人间。每次他把这个刻录的片子放给学生们看时,学生们都会哭成一片。人们怎么能不哭呢?在老人悲怆而压抑的生命历程中,他将自己丰富的精神世界寄托在海鸥这个大自然的精灵身上,他只想回归自然,回归和谐。这位小人物闪耀着人性美光环的人生故事激起了所有小人物广泛的共鸣。

(转) 天使说,……有奇迹发生

天使说,……有奇迹发生

(一)

  酒酣耳热之际,爸爸又开始了他一千零一遍的吹嘘,吹嘘对象是宴席对面老同学夫妇和他们青年才俊的儿子,吹嘘内容自然是我——他宝贝女儿。

  “我们悠扬厨艺可是相当不错,喏,这桌上大半的菜肴,我吃下来,可都没有我们悠扬烧得好!”。
  
  我正在跟一只大闸蟹奋力“搏斗”,闻言低下头去:半年来我可是只进过一次厨房,并烧糊了一碗蛋炒饭。

  对方爸妈已经听得眉开眼笑,也说起了他们的儿子:“到底是女孩子,我们震宇就不喜欢呆在家里,他喜欢户外运动,擅长打网球和游泳……”。

  爸爸赶紧接过话头:“哦,那跟我们悠扬有很多共同语言,她也喜欢游泳,大学的时候,还参加过市级游泳比赛呢。”我的头更低了,为了我那游泳池里的狗刨水平。震宇妈妈却好像对我越看越中意了:“瞧,悠扬还害羞了,我就喜欢这样文静腼腆的姑娘!”。

  爸爸很得意:“我们家很严,悠扬晚上回家成立不会超过九点钟。”这倒是事实,因为我很少交到朋友,根本无处可去。

  爸爸接着说:“她大学上的是复旦外语学院,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法资公司,做法语翻译。”我几乎要晕倒,他为什么不干脆说我就是尚雯婕,翻译水平位上海前五?

  我是在法资公司不假,做的只是行政助理工作,法语只会说两个词—“谢谢”和“您好”。

  我头快低到桌子底下了,我看到桌面那个大汤碗里,映出了对面那个震宇礼貌而又隐忍的微笑。显然,这个晚宴和晚宴上的我,并不是他期待的。

(二)

  我没想到会在这个场合见到震宇。这是个大型室内游泳池,我套了大救生圈,正在儿童区和一群小不点刨水。

  震宇看到我的救生圈,扬扬眉毛:“你是带着它参加游泳比赛的吧?”。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却转了个话题,温和亲切地说:“悠扬,我正想找你呢,今晚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我有些晕晕乎乎,心头小鹿乱撞——可能的话,寂寞的我是不介意跟帅哥谈场恋爱的。

  饭桌前,震宇第一句话几乎让我飞上云端:“悠扬,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还没有一分钟,他第二句话却把我拽回了地面:“我的意思是说,你能假装做我的女朋友吗?”。

  震宇给我讲了一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他自己的。

  他跟那个女孩,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一起读书至大学。然后,他出国读研,女孩毕业后在国内找了份工作等他。差不多考虑结婚的时候,那女孩却在一次旅行只,遭遇了山体滑坡,成了植物人,至今昏迷。

  震宇说,他一定要等那个女孩了醒过来。而他爸妈已经放弃希望,他们要儿子重新振作起来,再找个正常、健康的女孩来爱。“我爸很喜欢你,有你做我的女朋友,他们肯定会放过我了,你知道,我要被这些相亲折磨疯了……”。

(三)

  双方父母听说我们恋爱了,都乐晕了。

  震宇恪尽“男友”职守,隔三叉五来接我一起出去。我们一般是到了岔路口就分开,我让他去医院看女朋友,自己则去逛街购物买书。有时候也会一起去吃饭,看个电影什么的。

  这天,他带我去吃法国大餐,说是要犒劳我这些日子的配合和辛劳,我老实地说:“法国大餐?我连菜单都看不懂呢!”。

  震宇一笑:“真不敢相信,你是复旦法语专业的。”我摸摸鼻子:“呵呵,我也不相信。”

  他看着我,温柔地说:“没关系,我帮你点。”

  震宇点的菜都很合我的胃口,我吃得眉飞色舞。震宇经常停下刀叉,含笑看着我。看着,看着,他的脸色就有些沉重起来,也许他想起了那个女孩,如果现在座在对面的是她,两个有情人大口地开心地吃东西,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我想象着他的想法,眼睛有些湿润。震宇回过神来,看着我神情复杂的样子:“对不起,悠扬,我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我理解地拍拍他的手:“震宇,你这样好的人,上天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震宇看着我,眼圈竟有些发红。气氛略略尴尬,他试着转移话题:“悠扬,我还没问过你,你理想中的男人是什么样的呢?”

  我很想冲口而出:就是震宇你这样的。

  可是,我扭过头,假装去欣赏隔壁桌上玻璃花瓶中的一束百合花,震宇笑了:“悠扬,你真是一个害羞的女孩呢。”

(四)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

  震宇很喜欢游泳,经常带我去。不到一个月,我竟游得如小鱼儿一般。我得意地对震宇说:“嘿,现在说我专业游泳水平,是不是也会有人相信了?”震宇眼睛深沉:“当然,我就很相信!”

  震宇还喜欢带我去看法语影片,他要求我不要看字幕:“悠扬,你在法资公司工作,得把法语练熟了才行!”我觉得他比我老爸还罗嗦,但,我很乐意听他的话。不管怎么说,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再枯燥的事情,我也是快乐的。

  我想,我一定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只不到两个月,我竟能听懂主管的法语电话会议了,我讲给同事听,他们谁都不相信,他们说:“没有四五年日积月累真功夫,不可能听懂如此专业的法语交流。

  我不服气,在晚饭桌上讲给爸妈听,他们互看了一眼,竟激动起来:“丫头,我们信,这就是奇迹啊,爱情造就的奇迹!”我脸红了,爸妈文艺腔起来,真是吓死人!

  隔天,我约了震宇看电影,是个法语爱情大片。我看得如痴如醉,震宇却睡着了,我摇醒他,他不好意思:“今天太累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我忽然才想起来,身边这个男人,并不是属于我的,我约他来看电影,也许就是从另一个女孩病床边拉过来的,又或许,他前一个夜晚,就呆在她旁边,彻夜不眠。在影院黑暗的光线里,我开始泪流满面。

  我冲动地站起来,快步走开去,一直跑到街上。震宇追过来,一把拉住我,脸色都白了:

  “悠扬,你干嘛了,路上这么多的车!你要吓死我啊!”

  我哭起来:“你以为人家只是请你看电影吗,我是要你看看,我原声片都能看懂了……爸妈还说是奇迹……”

  震宇愣了一下,恍然大悟:“对哦,悠扬,我倒没想起来,天哪……你真棒!”他忽然拥我在怀,低语:“悠扬,我的宝贝,……”。猝不及防地,他吻住了我。

(五)

  我想,我是个很坏很坏的女人,比白雪公主的后母还要坏,我竟然抢走了一个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女人的爱人。

  我受着良心的煎熬,可是,我竟然如此地快乐。

  我可以这样放肆地享受我的幸福吗,那个女孩怎么办?

  周末,是我27岁生日。震宇一家人都过来了,他们来为我庆祝生日,也是向我父母提亲。震予送来的提亲礼物很特别,是一本相册。

  我打开第一页,是一群小朋友的合影,那是震宇六岁生日时的照片。震宇激动地指着左侧第二个留着樱桃小丸子头发的,傻傻笑着的女孩子:“悠扬,这就是你啊!”我呆住了。

  他翻下去,小学毕业合影、初中毕业合影、高中毕业合影,都会找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悠扬,那是你啊!”我发现两家人眼睛里都含着泪。

  终于,我翻到了震宇的大学时期,全是两个年轻人笑容灿烂的合影,那个女孩我在镜子里天天见到,只是,她显得更红润更明朗——正是我的模样!

  爸爸老泪纵横:“悠扬,你记起来了吗?现在离你出事那天,已经整整一年了……”

(六)

  一年前,我外出旅游,遭遇了泥石流,得救后,整整昏迷了三个月,醒来,已经全然没有了先前的记忆。我不记得自己的高超厨艺,不记得自己的游泳奖牌,不记得自己烂熟的法语,也不记得自己的未婚夫——震宇。

  我醒来后,医生说我不能再受到刺激,不可以强行恢复我的记忆。我再也不能做回以前那个聪明、能干、阳光的女孩了。医生说,除非,有奇迹发生……

  震宇,我的未婚夫,他一定是个天使,他说,悠扬,奇迹会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