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师姐,让我追你好不好

  大四上学期,我被保送本专业读研,原本准备跨专业考研时买的一些专业书,便失去了用武之地,我准备替它们找个好下家。
  
  于是我在校园BBS的跳蚤市场发布了卖书的帖子,点击者众多,询问者甚少。终于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张论坛小纸条:“《新闻基础》与《传播学概论》,多少钱?”
  
  我没有急于报价,反问道:“你为什么要买这两本书呢?”
  
  他很快回复:“跨专业考研!”
  
  我顿时感觉觅到了知音,心里一阵激动。其实我的目的并不是卖书,我只是想给书找一个很好的归宿,于是回道:“一块钱吧,我荒废了它们,希望你充分利用起来。”
  
  小纸条来来往往,我们从跨专业考研谈到了各自的大学生活。原来,他是一个很上进很勤奋的大二男生,1988年生,应用物理专业。他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孟宇帆。
  
  末了,孟宇帆对我说:“师姐,留个电话吧,有时间我去取书。”
  
  就这样,因为一块钱,我认识了孟宇帆,一个小我三岁的小师弟。
  
  孟宇帆来取书的时候,沈阳的第一场雪正飘然而至。我缩在寝室的被子里,正翻看一本时尚杂志。
  
  这时,短信来了:“师姐,我在你们楼下,你在不在寝室?在的话把书给我吧!”
  
  外面飘着鹅毛大雪,化妆换衣服都来不及了,总不能让小师弟一直站在雪地里等吧。我在棉睡衣外面披上羽绒服,出去送书。橘黄的灯光下,站着一个颀长的身影,大概是看我不停地张望吧,那个身影迎了上来。没想到这是一张极其俊朗的脸,有点韩国明星权相宇的味道。迟疑片刻,我问道:“请问你是孟宇帆吗?”
  
  对方似乎没反应过来。我把书举在他眼前晃了晃:“嗨,同学!”
  
  “哦,师姐你好!我叫孟宇帆。”
  
  我把书递给他,然后伸出手。他再次没反应过来,茫然地看着我。“给钱啊,一块钱!”我说。
  
  他赶紧掏出一块钱给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他的眸子在黑夜里闪亮,这样的小帅哥真想多看两眼呢。
  
  我道了声“谢谢”,往回走,雪花直往我的棉睡衣里灌,即使小帅哥再养眼,我也不能一直傻站在这里啊,我还没有花痴到那种程度。
  
  
  
  “完了,我发现我对你一见钟情了!”我收到孟宇帆的这条短信时,雪已经停了,时间是午夜零点,离我们第一次见面隔了两个半小时。
  
  我一下子睡意全无,开玩笑的吧?一个小我三岁、低我两级的小男生,会对我这样一个大学剩女感兴趣?“小师弟,你发错了吧?”
  
  手机很快振动起来:“师姐,让我追你好不好?”
  
  完了,不是手机中毒就是孟宇帆脑子短路!我关了手机,让他一个人在那里发神经吧!可我换了N种姿势,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脑子里满满当当都是他的影子,他俊朗的脸,他略带羞涩的笑。
  
  第二天早上,我慵懒地蜷在被窝里向外张望,多美的雪景啊!咦,那是谁?天哪!孟宇帆竟然站在我们楼下!
  
  我匆匆跑下去,气喘吁吁地停在他面前,一句质问的话还没出口,孟宇帆不由分说拉起我的手就跑。积雪在我们脚下发出悦耳的响声,偶尔有雪球从高大的雪松上坠落,散落一地美丽。我就这样被他牵着,跑在银装素裹的校园里,原来清晨跑步是这样一种美妙的感觉。他回过头来,看着我笑,这张英俊的面孔真有点让我心动……可他的脸渐渐模糊了,模糊了,耳鬓传来他带着热气的呼喊:“师姐,师姐--”
  
  当我醒来的时候,是在校医院里,他紧紧抓着我的手,一脸的担忧。看到我醒了,他松了一口气,满脸歉意:“师姐,对不起!”
  
  我虚弱地笑笑,抽出了手,说:“看把你吓的,没事,我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的心脏不太好,不能剧烈运动。”
  
  “师姐,昨晚的短信,我是认真的。”
  
  “你难道没听说这句话吗?大一女生是樱桃,好看不好吃;大二女生是苹果,好看又好吃;大三女生是荔枝,好吃不好看;大四女生是西红柿,还以为自己是水果?我现在已经连水果都不算了,小朋友,你不要瞎凑热闹好不好?”
  
  “可我就喜欢西红柿啊,红得可爱,酸酸甜甜,又有营养。”
  
  我哭笑不得,只好换了认真的口气:“孟宇帆,我比你大三岁,这个年龄上的差距是无法弥补的。你的大学生活刚刚开始,你以后会遇到很多很多优秀的女孩子……”
  
  “你为什么把三岁的距离看得这么大呢?”
  
  “这是事实。当我脸上有了第一道皱纹的时候,你还是个阳光大男孩;当我想着名牌护肤品的时候,你还想着读书;当我想着结婚生子的时候,你可能还没有成家立业的资本;你想过这种差距吗?”说这话的时候,我有点歇斯底里,我不知道为什么,眼里竟然有了泪。
  
  孟宇帆直视着我的眼睛,让我的泪无处躲藏:“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我故意夸张地大笑:“你以为自己很帅吗?师姐我阅帅哥无数!”
  
  他的脸涨得发紫,目光有点凶狠的味道,我想,我惹他生气了。果然,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一滴清泪,轻轻落在我的心里。
  
  
  
  我继续优哉游哉地过日子,表面上一如既往,但只有我自己知道,小我三岁的孟宇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住进了我的心里。
  
  可是,我没有再联系他,他也没有再来骚扰我。小P孩终究是小P孩,所谓一见钟情的瞬间感觉哪能当真?
  
  转眼到了五月,一年一度的校园新闻先生和新闻小姐大赛拉开了帷幕。想当年,我也曾获得过“校园新闻小姐”的桂冠,如今,摩拳擦掌的都是大一大二的新生了,那时,瞬间觉得自己老了。
  
  在这场赛事的决赛夜前,我突然收到了孟宇帆的短信:“师姐,你一定要来看我的比赛。”我去了,因为我找不到不去的理由。
  
  孟宇帆出场了!他从容不迫地应对着来自主持人的问题以及其他选手的挑战,优秀的他一次次赢得了现场女生的尖叫。
  
  我默默看着他,有些揪心的痛。为什么我不能晚出生三年?为什么他没有早出生三年?
  
  最终,孟宇帆赢得了本届“校园新闻先生”的称号,我看着他灿烂地走上领奖台,他的笑容不再羞涩,而是多了几分成熟的魅力,而他的脸,依旧那么俊朗。
  
  他的获奖感言有点奇怪:“我想借这个舞台,向一个女孩表白。三岁从来不是我们之间的距离,我不读研,就可以早你一年工作,赚钱娶你。小你三岁的男生,一样可以负起男子汉的责任。在这些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我只想牵着你的手一起走过。在接下来的一分钟里,我会闭上眼睛,如果你愿意,请你站出来,走到我的身边来。”
  
  台下一片哗然,大家纷纷猜测那个女孩是谁,只有我,在这段告白里泪流满面。现场已经在倒计时了:十、九、八……他微闭着双眼,胸脯一起一伏,看得出来,他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激动;而我的心脏跳动频率已经超出了它的正常负荷,那种如击鼓般的声音告诉我:站起来,站起来!
  
  我真的站了起来,脸上挂着泪,我想,我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孩,至少在这一刻是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