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天使说,……有奇迹发生

天使说,……有奇迹发生

(一)

  酒酣耳热之际,爸爸又开始了他一千零一遍的吹嘘,吹嘘对象是宴席对面老同学夫妇和他们青年才俊的儿子,吹嘘内容自然是我——他宝贝女儿。

  “我们悠扬厨艺可是相当不错,喏,这桌上大半的菜肴,我吃下来,可都没有我们悠扬烧得好!”。
  
  我正在跟一只大闸蟹奋力“搏斗”,闻言低下头去:半年来我可是只进过一次厨房,并烧糊了一碗蛋炒饭。

  对方爸妈已经听得眉开眼笑,也说起了他们的儿子:“到底是女孩子,我们震宇就不喜欢呆在家里,他喜欢户外运动,擅长打网球和游泳……”。

  爸爸赶紧接过话头:“哦,那跟我们悠扬有很多共同语言,她也喜欢游泳,大学的时候,还参加过市级游泳比赛呢。”我的头更低了,为了我那游泳池里的狗刨水平。震宇妈妈却好像对我越看越中意了:“瞧,悠扬还害羞了,我就喜欢这样文静腼腆的姑娘!”。

  爸爸很得意:“我们家很严,悠扬晚上回家成立不会超过九点钟。”这倒是事实,因为我很少交到朋友,根本无处可去。

  爸爸接着说:“她大学上的是复旦外语学院,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法资公司,做法语翻译。”我几乎要晕倒,他为什么不干脆说我就是尚雯婕,翻译水平位上海前五?

  我是在法资公司不假,做的只是行政助理工作,法语只会说两个词—“谢谢”和“您好”。

  我头快低到桌子底下了,我看到桌面那个大汤碗里,映出了对面那个震宇礼貌而又隐忍的微笑。显然,这个晚宴和晚宴上的我,并不是他期待的。

(二)

  我没想到会在这个场合见到震宇。这是个大型室内游泳池,我套了大救生圈,正在儿童区和一群小不点刨水。

  震宇看到我的救生圈,扬扬眉毛:“你是带着它参加游泳比赛的吧?”。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却转了个话题,温和亲切地说:“悠扬,我正想找你呢,今晚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我有些晕晕乎乎,心头小鹿乱撞——可能的话,寂寞的我是不介意跟帅哥谈场恋爱的。

  饭桌前,震宇第一句话几乎让我飞上云端:“悠扬,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还没有一分钟,他第二句话却把我拽回了地面:“我的意思是说,你能假装做我的女朋友吗?”。

  震宇给我讲了一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他自己的。

  他跟那个女孩,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一起读书至大学。然后,他出国读研,女孩毕业后在国内找了份工作等他。差不多考虑结婚的时候,那女孩却在一次旅行只,遭遇了山体滑坡,成了植物人,至今昏迷。

  震宇说,他一定要等那个女孩了醒过来。而他爸妈已经放弃希望,他们要儿子重新振作起来,再找个正常、健康的女孩来爱。“我爸很喜欢你,有你做我的女朋友,他们肯定会放过我了,你知道,我要被这些相亲折磨疯了……”。

(三)

  双方父母听说我们恋爱了,都乐晕了。

  震宇恪尽“男友”职守,隔三叉五来接我一起出去。我们一般是到了岔路口就分开,我让他去医院看女朋友,自己则去逛街购物买书。有时候也会一起去吃饭,看个电影什么的。

  这天,他带我去吃法国大餐,说是要犒劳我这些日子的配合和辛劳,我老实地说:“法国大餐?我连菜单都看不懂呢!”。

  震宇一笑:“真不敢相信,你是复旦法语专业的。”我摸摸鼻子:“呵呵,我也不相信。”

  他看着我,温柔地说:“没关系,我帮你点。”

  震宇点的菜都很合我的胃口,我吃得眉飞色舞。震宇经常停下刀叉,含笑看着我。看着,看着,他的脸色就有些沉重起来,也许他想起了那个女孩,如果现在座在对面的是她,两个有情人大口地开心地吃东西,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我想象着他的想法,眼睛有些湿润。震宇回过神来,看着我神情复杂的样子:“对不起,悠扬,我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我理解地拍拍他的手:“震宇,你这样好的人,上天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震宇看着我,眼圈竟有些发红。气氛略略尴尬,他试着转移话题:“悠扬,我还没问过你,你理想中的男人是什么样的呢?”

  我很想冲口而出:就是震宇你这样的。

  可是,我扭过头,假装去欣赏隔壁桌上玻璃花瓶中的一束百合花,震宇笑了:“悠扬,你真是一个害羞的女孩呢。”

(四)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

  震宇很喜欢游泳,经常带我去。不到一个月,我竟游得如小鱼儿一般。我得意地对震宇说:“嘿,现在说我专业游泳水平,是不是也会有人相信了?”震宇眼睛深沉:“当然,我就很相信!”

  震宇还喜欢带我去看法语影片,他要求我不要看字幕:“悠扬,你在法资公司工作,得把法语练熟了才行!”我觉得他比我老爸还罗嗦,但,我很乐意听他的话。不管怎么说,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再枯燥的事情,我也是快乐的。

  我想,我一定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只不到两个月,我竟能听懂主管的法语电话会议了,我讲给同事听,他们谁都不相信,他们说:“没有四五年日积月累真功夫,不可能听懂如此专业的法语交流。

  我不服气,在晚饭桌上讲给爸妈听,他们互看了一眼,竟激动起来:“丫头,我们信,这就是奇迹啊,爱情造就的奇迹!”我脸红了,爸妈文艺腔起来,真是吓死人!

  隔天,我约了震宇看电影,是个法语爱情大片。我看得如痴如醉,震宇却睡着了,我摇醒他,他不好意思:“今天太累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我忽然才想起来,身边这个男人,并不是属于我的,我约他来看电影,也许就是从另一个女孩病床边拉过来的,又或许,他前一个夜晚,就呆在她旁边,彻夜不眠。在影院黑暗的光线里,我开始泪流满面。

  我冲动地站起来,快步走开去,一直跑到街上。震宇追过来,一把拉住我,脸色都白了:

  “悠扬,你干嘛了,路上这么多的车!你要吓死我啊!”

  我哭起来:“你以为人家只是请你看电影吗,我是要你看看,我原声片都能看懂了……爸妈还说是奇迹……”

  震宇愣了一下,恍然大悟:“对哦,悠扬,我倒没想起来,天哪……你真棒!”他忽然拥我在怀,低语:“悠扬,我的宝贝,……”。猝不及防地,他吻住了我。

(五)

  我想,我是个很坏很坏的女人,比白雪公主的后母还要坏,我竟然抢走了一个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女人的爱人。

  我受着良心的煎熬,可是,我竟然如此地快乐。

  我可以这样放肆地享受我的幸福吗,那个女孩怎么办?

  周末,是我27岁生日。震宇一家人都过来了,他们来为我庆祝生日,也是向我父母提亲。震予送来的提亲礼物很特别,是一本相册。

  我打开第一页,是一群小朋友的合影,那是震宇六岁生日时的照片。震宇激动地指着左侧第二个留着樱桃小丸子头发的,傻傻笑着的女孩子:“悠扬,这就是你啊!”我呆住了。

  他翻下去,小学毕业合影、初中毕业合影、高中毕业合影,都会找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悠扬,那是你啊!”我发现两家人眼睛里都含着泪。

  终于,我翻到了震宇的大学时期,全是两个年轻人笑容灿烂的合影,那个女孩我在镜子里天天见到,只是,她显得更红润更明朗——正是我的模样!

  爸爸老泪纵横:“悠扬,你记起来了吗?现在离你出事那天,已经整整一年了……”

(六)

  一年前,我外出旅游,遭遇了泥石流,得救后,整整昏迷了三个月,醒来,已经全然没有了先前的记忆。我不记得自己的高超厨艺,不记得自己的游泳奖牌,不记得自己烂熟的法语,也不记得自己的未婚夫——震宇。

  我醒来后,医生说我不能再受到刺激,不可以强行恢复我的记忆。我再也不能做回以前那个聪明、能干、阳光的女孩了。医生说,除非,有奇迹发生……

  震宇,我的未婚夫,他一定是个天使,他说,悠扬,奇迹会发生的……

标签: none

仅有一条评论

  1. 欢迎加入 Typecho 大家族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