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

(转)卡梅隆:乘“泰坦尼克号”抵达“阿凡达”

  继12年前驾着他的大船《泰坦尼克号》全球狂收18亿美金的创纪录票房后,他就从公众眼前消失了。12年后,一部里程碑式的电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巨幕,3D影厅,厚重的3D眼镜,这就是一部电影带给我们观影方式的深刻变革。
  
《阿凡达》特技镜头史无前例
  
  毫无疑问,卡梅隆是一位特效先驱,而拥有3000个特效镜头的《阿凡达》则是其特效艺术的集大成之作。早在15年前,卡梅隆就已写好了80页的《阿凡达》剧本草稿,并将可能用到的特效技术一一列出,而他所要做的就是等待和帮助这些技术臻于完美,并推动电影产业接受3D格式的电影。
  
  在摄影棚里,演员们穿着做了标记的紧身莱卡服,棚顶的102个摄像头可以对这些标记加以辨识。没有丛林,没有怪兽,没有外星人,演员们在做着没有对手的表演,而在导演卡梅隆的镜头里,演员的现场表演和外星人的镜头可以同步且无间地呈现,产生互动。这种“同步镜头”技术,正是卡梅隆等待数年的新技术。据称,那3000个特技镜头,他平均每个要看上20遍,以保证每个镜头的完美。就这样,《阿凡达》于 2009年12月18日横空出世。卡梅隆本人称《阿凡达》是一部呕心沥血的作品,片中连续20分钟的特效镜头“耗尽了他14年的心血”。
  
曾经是个蓝领工人
  
  中学毕业以后,卡梅隆被一所大学的物理系录取,他很快就对大学的课程感到失望,决定走出校园寻找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在外面闯荡的生活中他干过机械修理工,更主要的是给别人开大卡车。1977年,卡梅隆看到了乔治·卢卡斯的经典科幻影片《星球大战》,他激动地意识到这就是他想创造的东西。
  
  这使詹姆斯·卡梅隆开始确立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并为此忙了起来,从来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他开始到处寻找机会接触电影,接触电影人。1981年,卡梅隆的导演处女作《食人鱼2:繁殖》问世,然而,其拍摄过程充满了曲折。在意大利拍摄期间,卡梅隆备受疾病、饥饿和贫困的折磨,还受到说意大利语的剧组人员的排挤以及制片方的不信任。痛苦的经历使他每晚都做噩梦。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噩梦:他被一个来自未来的机器杀手追杀。根据这个梦,卡梅隆写就了《终结者》的剧本。他将剧本以1美元的价格卖给一位制片人,换来独立执导该片的条件。1984年,卡梅隆第一部自编自导的影片《终结者》上映,成本只有650万美元,却赢得了3600万美元的国内票房,获得影迷和评论界的一致好评。
  
脾气古怪的艺术家
  
  也许是对电影过多苛刻的要求,詹姆斯·卡梅隆总想要把自己的电影表现得趋于完美,这就使得他在片场获得了“暴君”的称号。卡梅隆曾在工作室夺过特效师的笔,亲自绘制道具手稿;他曾威胁《泰坦尼克号》的制片人,要是不让他按他的预算和想法拍某场戏就立即自杀;在拍摄《深渊》时,卡梅隆让女主演一直待在水下,以至于差点把她活活淹死,而男主角———硬汉子艾德·哈里斯由于无法忍受卡梅隆带来的压力,在回家的路上曾忍不住失声痛哭。
  
  但是,也有跟卡梅隆合作过的演员对他追求完美的性格表示赞赏。他们甚至敢于在T恤上印上这样的话:“你吓不倒我,因为我在为卡梅隆工作。”
  
烧钱高手赚钱天才
  
  而在好莱坞同行看来,卡梅隆是一个偏执狂和烧钱的机器。1990年,《终结者2》的投资轮番上升,最终达到了一亿美元,创造了当时的最高纪录,超出了它的制作公司“Carolco”的承受限度,导致这家公司破产。《终结者2》上映后,卡梅隆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光风暴”,福克斯公司随即和“光风暴”签订了为时5年的合同,答应为该公司出品的电影投资并代理发行。但卡梅隆为福克斯拍摄的第一部影片的投资《真实的谎言》即大大超出了公司6000万美元的预算,达到了1亿2千万美元。
  
  在拍摄其经典之作———《泰坦尼克号》时,卡梅隆追求完美的个性得到了极致体现。严重超支的预算、投资方的冷言冷语、手下的怨声载道、酷寒的海水,再加上拍摄过程中遇到的难以想象的困难,这一切使卡梅隆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但他仍然坚持着,并喊出了近乎悲壮的豪言壮语:“‘泰坦尼克号’可沉,《泰坦尼克号》不可沉!”
  
  事实证明,《泰坦尼克号》不仅没有沉没,还载着卡梅隆驶向了事业的巅峰。它在国内票房达到6亿美元,全球票房达18亿美元;同时,它还夺得11项奥斯卡大奖,平了《宾虚》所创下的纪录。在颁奖晚会上,获得最佳导演奖的卡梅隆近乎疯狂地举起小金人,大声说出片中的著名台词:“我是世界之王!”
  
  事隔10多年后,《阿凡达》再次出现预算超标问题———从最初的2亿美元飙升到5亿美元,成为史上最烧钱的电影。
  
  不过,更重要的是,他不仅是烧钱机器,还是赚钱机器。迄今为止,不算《阿凡达》,卡梅隆已经在北美市场吸金13亿美元,在全球吸金35亿美元,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之王”。

(转)爱到极致 当是伤悲

  当从导师那里得知,此后生化学院将不再招收研究生时,李岩一时慌了神,他想:我不能将自己原本希翼挖个师妹做女友的愿望破灭。从本科开始,李岩就忍受着四年的孤独,一口气考上了这所名校的生化学院研究生。接下来,再希望找个志同道合的女生演绎一段浪漫的爱情。孰料,还未待他的爱情种子发芽,就要经历无休无止的寒冬,这也太说不过去了。李岩想,难道,我还没长出翅膀的青春爱情梦想,就这样被扼杀于雀巢之内?
  
  李岩再次从儒雅的导师那里确定了这个消息之后,百无聊赖地回宿舍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的理想如此简单,就是想找个与他同专业同爱好的女生相伴三年。李岩掰着指头,盯着天花板,将全院寥寥可数的几个骨瘦如柴的女生,像过电影似的一个不落地搜寻了一遍,唯有那个安静沉稳、叫俞静的师姐还孤身一人。李岩捶打着自己的胸脯,想,俞静那个灭绝师太级的人物,漂亮倒是蛮漂亮的,但自打我进校以来就和我是死对头,又是师姐,我总不至于……李岩不禁冒出一身冷汗。
  
  在要么继续单身要么主动出击的抉择中,李岩逼迫自己多想俞静的好,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给俞静发了封邮件,李岩知道,从他见到俞静的第一眼起,就喜欢上了那个简单的女生,只是没有伺机表白而已。第二天,俞静回邮说:“亲爱的师弟,我,你的师姐,比你大三岁。”“三岁”两个字,俞静用了粗粗的红色字体。李岩看到师姐的警告与婉拒,心想,这不过是女生故作的矜持罢了,何况俞静一直单身,心里肯定也渴望爱情。于是,李岩又写信说:“女大三,抱金砖。”等了三天,他这块十足的金砖,依旧没给他消息。
  
  连生化学院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没有给自己机会,李岩顿感失落,他看着镜子里还算时尚且富有活力的自己,发誓毕业前再也不谈爱情了。于是便将每天出门前惯例的精心打扮丢弃一边,整天蓬头垢面地泡在实验室,有意避开同俞静照面,更不愿给自己充盈的时间让寂寞乘虚而入。
  
  这一晃,就是一个月。
  
  北方的冬天说来就来,大雪洋洋洒洒地飘下来。这天,李岩收到一封没有落款的包裹,里面是一条墨绿色的围巾,围巾的流苏边用白色的毛线织出了“IAYL”四个很是莫名其妙的英文字母。围巾的针脚匀称细致,显然是出于技巧娴熟的工人之手。李岩想,既然寄包裹的人能把我的地址连同宿舍号码都记得那样清楚,应该不是外人,他也没有多想,就将围巾戴在脖子上,上课、自习、打球、实验,这条陌生的围巾似乎给他寂寥枯燥的生活增添了一丝生气,每每别人问起时,他总是毫无顾忌地说,女朋友给织的,很难看吧?要不是怕女友生气,我才不戴呢。我们这些知道内情的哥们,对李岩自以为是的自恋嗤之以鼻,而孤独的李岩,却活在一个人的幸福之中。
  
  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李岩开始将自己的心情诉诸文字,他渐渐喜欢上夜间手指敲击键盘的劈啪声。那天李岩熬夜写稿,不小心得了重感冒,在宿舍睡了整整三天头脑才渐渐清晰。病情好转的那天,他戴着那条墨绿色的围巾刚走出宿舍,就接到收发室阿姨的电话,说是又有他的包裹。李岩径直向收发室走去。那个包裹上的字体,是上次那个熟悉的笔迹,从陌生的地方寄来的杏仁、板栗和牛肉干,这些都是李岩的最爱。李岩纳闷,究竟是谁给他寄的这些东西?对他的喜好又这么了解?他打电话回家,妈妈说此事家里毫不知情。
  
  俞静是生化学院里,唯一一个还单身的女生,图书馆、实验室、宿舍,是她亘古不变的三点一线式的生活。大家对俞静的评价是感性,浪漫,纯真,有点孩子气。这也是李岩喜欢的类型。那天,李岩去图书馆查资料,他和俞静的手隔着书架,在那本《遗传学》上亲密接触。俞静站在书架对面,红晕的笑脸瀑布一般从书架的缝隙里,落进李岩深潭般犹豫的眼眶里。李岩慌忙说:“你用,你用。”俞静也不客气,将那本《遗传学》从书架上抽下来,走到李岩面前,慢慢地将书塞到了他的手里,说:“我是师姐,大让小,自古以来,都是这个道理。”俞静盯着李岩脖子上的墨绿色的围巾,先是心花怒放,后又黯然神伤,最后优雅地离去。
  
  李岩并没有因为俞静拒绝自己的示爱而怀恨在心,而俞静,这个“灭绝师太”,在面对李岩时,也并没有因为“拒绝”李岩曾经对自己的追求而表现出尴尬。李岩想,这个灭绝,果然与世隔绝,不解风情,是个十足的爱情绝缘体。难怪本科四年,没有男生追她,刻苦学习让她一路顺风顺水地拿奖学金,还被保送读了本校的研究生,更让李岩感到可怕的是,俞静明年就要毕业了,听说她还要读博。这样的师太级女生,确实没有哪个男生敢接近。
  
  李岩想另辟蹊径,试图从外校寻找与自己志同道合的女生,怎奈偌大一个城市,高校林立,美女帅哥比夏天的蚊子还多,却鲜有和他专业相对的女生。李岩不禁喟叹:NND,我好歹也算帅哥级的,难道真的要沦落为剩男?
  
  李岩一气之下,到跆拳室去施展拳脚发泄郁闷。刚到跆拳室,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俞静穿着道服,大汗淋漓地正对着笨重的沙袋一通歇斯底里地拳打脚踢。李岩万万没有想到,俞静这般孱弱的女生,心中也会被烦闷纠扰。他胆怯地上前,道:师姐,什么事,让你如此不开心?李岩第一次很绅士地称呼俞静为师姐,想讨俞静欢心。俞静立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盯着李岩,眼神里迸射出灼人的火花。俞静用衣袖抹了抹脸上的汗珠,说,废话少说,我们切磋切磋,不带手下留情的!还未待李岩缓过神来,俞静的拳头就嗖地从他耳边擦过。
  
  二十多分钟的较量没有分出胜负,当然,李岩并没有真的和俞静切磋。他们双双躺在地板上,望着天花板不停地喘息。李岩说:泄气了吗?要是泄气了,我请你吃饭去。俞静将绾成一团的头发散下来,低声道:气没消,但饭还照样要吃!俞静跟着李岩一前一后往食堂走,李岩哼着歌,而俞静,眼睛里却溢满了泪花。
  
  之后的每个周末的傍晚,他们总要一起到跆拳室切磋拳技,一番拳脚相加后,再结伴去食堂吃饭,俨然一对关系特铁的朋友。这也给彼此孤寂的生活添了一丝期待和快乐。
  
  一年后,暑假快来临的时候,也意味着俞静将要去另外一所大学读博。这样的离别,给彼此的心里留下了涩涩的伤感。那天,恰巧是李岩的生日,俞静说:你这人怎么这样黏人啊,后天我就毕业走人了,临别前你还不忘记宰我哦。李岩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俞静佯装嗔怒道:说吧,亲爱的小师弟,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李岩怪异地挠挠头,说:你,还能陪我一起切磋切磋跆拳道么?俞静捋起袖子道:打就打,谁怕谁?
  
  那天,俞静出奇地卖力,而李岩,也狠心地使出了七分的力气与俞静对决。一年多的过往在李岩脑海里不断翻涌,俞静后天就毕业了,不知怎的,他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似乎有很多话都没和俞静说。
  
  半小时过去,当李岩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才发现,俞静的胳膊上早已淤青了两块。于是便慌忙上前致歉。俞静说:“没关系,反正就要毕业了,走之前让你解解恨。”李岩递过来一杯饮料,小心翼翼地道:后天你就要走了,有个疑惑一直缠绕在我心里,那就是,不管你喜不喜欢我,当初你为什么不回我的邮件?沉默就是拒绝?还是怕伤我的心?俞静被李岩的话问得呆住了,她立刻低下了头,小声说:我回了,是你没有反应。李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俞静冷静地说:事情都过去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明天我可能参加不了你的生日聚会了,因为我要送室友去车站,她明天晚上的火车。李岩只是傻傻地“哦”了一声,便沉默。
  
  第二天,收发室阿姨通知李岩有他的包裹。李岩快马加鞭地跑到收发室,一年来,收取包裹已经成为李岩生活中的一个美好期待。原来,又是那个陌生的朋友寄来的东西。李岩打开包装盒,里面是一款名牌衬衣,衬衣的下面附带了一封简短的信,上面用熟悉的字体写着:
  
  师弟,在你第一次发邮件给我,说喜欢我并让我做你女朋友的时候,我就及时回复了你,只是,不是通过邮件,而是用另外一种更加委婉浪漫的方式,不信,你看看那条墨绿色的围巾的流苏两边的英文。这是第一次有男生向我示爱,所以我格外珍惜。那条围巾你戴了整整一个冬天,温暖了你,却让我的心倍感凄凉。我想,我比你大,也许你对我没感觉吧,所以就把这份情感放在了心底。在和你相处的这段日子里,你不提爱情,我也不提。在你面前,我尽力掩饰内心的落寞。这款衬衫,我提前买好邮寄的,算着日子,今天在你生日这天应该能收到吧?女大三,抱金砖,我曾把这三次包裹比作三块金砖,可是,三块金砖扔出去,却换来一片空白,你说,还有什么好留恋的?你明年也要毕业了,祝你好运。师姐:静。
  
  李岩赶紧从衣柜里翻出那条早已褶皱的围巾,流苏的一面旁边用白色的毛线织着“IAYL”四个字母,流苏的反面,则同样用白色的毛线织着“I Accept Your Love”。原来,IAYL=I Accept Your Love。起初,粗心的李岩还以为IAYL是这条不知名的围巾的品牌呢,整个冬天,他每次都是胡乱地将围巾戴在脖子上御寒,从未想过要看围巾流苏的两边。而且,今天他才发现,在包裹的邮戳上显示,包裹是从本校的邮局寄出的,收信人的地址,却一直是他。
  
  第二天,生日聚会散场后,李岩去2号女生宿舍楼找俞静,楼管阿姨告诉他,俞静住的301宿舍所有女生昨天中午统一离校了。李岩站在风里,感觉有点冷。他一口气跑到操场,大声喊道:俞静,你这个傻瓜,虽然你喜欢委婉浪漫,可有什么事情不能用文字和言语直接表述呢,干吗这么隐晦?这隐晦,让我们失去了本该拥有的一段美好的青春。
  
  也许,女生就是这样傻,可爱情的暗香浮动,曲折颠沛,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转)旷野救孕母,12岁女儿输尽最后一滴血

  2009年7月16日上午,安娅意外接到父亲胃癌病危的消息。而此时丈夫出差在外,她不顾6个月的身孕,决定开车去探望父亲。临走时,安娅给丈夫打了个电话,并拒绝了丈夫的劝阻,陪她随行的只有12岁的女儿弗露。为抄近路,安娅选择早被荒弃的安瑟克山岗小道。
  
  想到父亲,36岁的安娅忍不住泪流满面,母亲很早就去世,是父亲将她培养成出色的花卉师。1995年6月,安娅嫁给郊区小镇桑迪诊所的医生卡迪,留下父亲独自在城区生活。1997年,夫妇俩生下一个女儿,取名叫“弗露”(英文“花朵”之意),希冀女儿长大后美丽如花。父亲的职业熏陶让弗露从小就爱上了医学,她时常跟随爸爸出诊,掌握了不少治疗和急救的方法。
  
  “妈妈,快刹车!”弗露突然大声惊叫起来。此时,安娅也发现前方冒出一条大弯道,因车速过快,她急踩刹车猛打方向盘转弯时,越野车像脱缰的野马撞向弯道左侧的大树上……转眼之间,车头瘪陷变形,车身侧翻在路旁的浅坑里。
  
  过了许久,醒来的弗露挪了挪身体,发现除了右脚踝感到疼痛外,其他身体部位都还好。看到母亲仰面躺在座椅上一动不动,弗露惊恐地大叫:“妈妈,你醒醒啊……”安娅慢慢睁开眼睛,却发现细窄的油门踏板插入她的右腿外侧,裤腿上满是血渍。还好,安全带依然束缚在她的胯部和胸部,胎儿没事。想要求救的弗露却发现妈妈的手机已被摔得破碎不堪,而这条荒郊山道早被人遗忘了……
  
  机灵的弗露找到了车里的银色金属急救箱:除了听诊器、血压仪,还有医用剪刀、纱布、消毒酒精和打吊针用的橡胶针管。
  
  正当弗露准备打开右车门帮助母亲处理伤口时,却失望地发现:右侧门变形后有1/4被卡在浅沟的石沟沿上,根本打不开。弗露曾想从妈妈左侧弓腰接近伤口,但妈妈从右往左斜躺的身体占据了所有空隙,而她的右腿和左腿都蜷缩在右驾驶室的角落,撞击变形的油门、刹车板和离合器都盘曲伸展出来,周围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如果骑在妈妈的腹部更不可能,那将对母体和胎儿造成致命伤害,眼下只能打开右车门,否则无法触及妈妈的右腿。
  
  此时的安娅急火攻心,加上伤口疼痛引起阵阵剧烈的胎动,浑身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她流着虚汗提醒女儿:“快,千斤顶……”弗露马上从后备箱里找出千斤顶,在右边侧门下垫上石头,将千斤顶放在上面用力按压手柄。等车身抬起右车门超过沟沿的高度,弗露用力扳动车门,终于将车门拉开了。
  
  接下来,弗露将妈妈血迹斑斑的牛仔裤腿用剪刀剪,再用酒精帮母亲的伤口处消毒,一边向母亲汇报伤情:“妈妈,铁片插在小腿肉里,还有血渗出来,我要把它拔出来!”弗露顺着铁片插入的方向托着妈妈的小腿轻轻往后拔。眼看着铁板快要拔出腿部时,灾难发生了:千斤顶下面垫的石头突然裂开,导致千斤顶滑落,车身骤然跌落下来。弗露没有一点防备,还没有完全抽出来的油门铁片狠狠地“撬”了一下安娅的小腿;与此同时,弗露用力将妈妈的小腿向后拔出,虽然油门铁片被拔出,但母女俩几乎同时看到,从伤口处一股鲜血喷射而出。安娅意识到大事不妙:一定是油门铁片戳破了动脉血管。弗露急忙从急救箱里拿出纱布裹上妈妈的出血口,但收效甚微。
  
  弗露忽然想到爸爸曾经用捆绑的方法给一位伤员治疗的情形,她马上从脚上抽出鞋带绑在妈妈的创口上,然后换了一个新纱布紧紧缠住伤口,遏制血流速度。
  
  此时的弗露很快冷静下来,她知道等下去妈妈会因缺血而昏死,也许永远不能醒来。她继续和母亲说话,防止母亲睡死,同时将一张毛毯铺在沟沿平地上,嘱咐妈妈爬出车外。女儿扶助妈妈活下去的强烈愿望令安娅泪流满面,她咬紧牙关俯身撑着身体向车外爬行。
  
  等妈妈爬上沟沿躺在毛毯上,弗露捡来两块石头垒起来,让妈妈受伤的腿抬高跷在石头上。弗露告诉妈妈,她打算学古人的方法,给妈妈输血。
  
  原来,弗露想起读过的一篇文章,讲述1821年春天,英国妇科医生卜伦代尔用一根鹅毛细管将一位丈夫的动脉接到因生产大出血的妻子的静脉上,成功实现了人类首次输血救人的创举。弗露坚信:利用针管将自己的动脉和妈妈的静脉连通,就可以帮妈妈输血,因为他们一家三口都是O型血,而O型血人体是可以互相输血的。虽然她不知道能否确保不出现溶血现象,但此时没有条件检验,也别无选择,弗露无畏地鼓励妈妈:“妈妈,和死神赌一次吧,我们一定会赢的!上帝一直很眷顾我们,不是吗!”
  
  一定要抢在天黑前完成输血,否则妈妈生命将受到威胁。弗露从急诊箱里拿出一根两端带着针头的密封输液软管,软管的一端还带有调整输液速度的滚动阀门。
  
  弗露先脱掉薄外套盖在妈妈腹部,随后取下汽车靠枕垫在妈妈手腕下,再用酒精先给自己左手上臂动脉处消毒。接着,她打开吊针包装袋,用靠近阀门的针头插进动脉血管,血液滚滚而出,从针管进入橡胶软管。乘鲜血在软管奔流的空隙,弗露用右手帮妈妈手背消毒,将软管另一头针管插进妈妈的手背静脉中。同时,借助阀门控制鲜血的流速。输血过程中,弗露始终伸直手臂站立着,以让血液畅流。
  
  对于经常陪爸爸出诊的“小医生”,弗露不仅能轻易地找到动静脉,还对输血常识很熟悉,比如刚开始输血,血流不能太急;等输血超过10分钟左右,再慢慢将输血速度加快,眼看着鲜红血液从胶管汩汩流入妈妈体内,妈妈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弗露却出现呼吸困难,头昏冒汗等症状,身体还不停地摇晃。
  
  虽然弗露懂得成年人一次献血不能超过400毫升,但她在没有任何量具的情况下,只凭感觉很难估量准确输血量。事实上,她出现的身体不适已经在警告她赶快停止输血,体内血流量不足。随着时间的推移,安娅发现女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劝她停止输血。此时,小弗露的嘴唇发紫,双膝一软跪了下来,但她仍坚持把妈妈的血针拔下来,还不忘用消毒棉摁住消毒。就在她准备拔掉自己动脉上的针管时,她的身体忽然向前摇晃了一下,随即倒在了地上。安娅挣扎着坐起来抱起女儿,拔掉她的血针,然后用药棉止血,悲切地呼唤女儿的名字,很快就瘫倒在地……
  
  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原来,在安娅昏迷后的半小时,救护车就赶到了现场,报警的就是丈夫卡迪。当初,卡迪见无法劝阻妻子开车,就不时地打电话问医生和亲友,听说妻子耽误很久也没有到医院,他就猜测到妻子为走近路出事了。
  
  虽然安娅因大出血生命告急,但女儿的及时输血让她和死神擦肩而过。医生在对安娅和弗露的血型进行化验时,庆幸地发现她们都属于O型RH阴性血。可以说,弗露临危输血挽救了母亲生命。
  
  令人揪心的是,由于弗露的输血量过大(医生推测,弗露的输血量超过600毫升,远超过成年人人体一次安全输血量),从而出现失血性休克,引发心肌缺血和心脏功能衰竭,虽经全力抢救,美丽如花的小弗露最终没能抓住母亲的手,升上了天堂。
  
  2009年11月,安娅生下一个漂亮的女儿,夫妇俩视她为弗露的再生而疼爱有加。2009年12月,美国《生命科学丛刊》报道了弗露舍命救母的悲壮故事,无数读者被感动,美国泛美教育科学基金会主席李恪教授认为:弗露的壮举令人感动,必将改变成人对幼年人的看法,他们也是值得敬仰的楷模群体。

wxPython在Python2.6中的运行问题及解决方案

这里所说的wxPython运行问题是指,在xp及之后的操作系统中使用基于Python2.x的wxPython,会出现任何程序都无法正常运行的问题。

主要表现如下:

当鼠标指针移动到运行中的wxPython程序窗口中时,程序会出现错误提示,并直接退出,而无法正常运行!甚至wxPython的Demo程序也是一样。

这个问题在wxPython的说明文件中有提到,只是大家一般不太注意而已:

PYTHON 2.6 NOTE

If you are using Python 2.6 you may notice that your wxPython
applications on XP or Vista are not using the newer themed controls.
This happens because Windows is loading the old version of the common
controls DLL instead of the new version. In order to change this we
need to change the menifest resource embedded in the executable file.
To help you do this we've installed a script next to your python.exe
called update_manifest.py which you can run to replace the manifest
resource in both python.exe and pythonw.exe, however it may not be
able to update a python executable that is un use running some script
(including update_manifest) so you may need to create a copy of
python.exe and use the copy to run the script in order for it to be
successful.

上面的大意是:由于python.exe和pythonw.exe中的manifest设置使用的windows公共控件信息设置存在问题,在xp和vista系统中会现问题,需要python使用者手动更新其中的manifest设置!

安装wxPython之后,在python的主文件夹中会出现update_manifest.py的脚本,这是wxPython提供的用于更新manifest设置的脚本,运行之就可以了!

但是python脚本需要python.exe(或pythonw.exe支持),导致python处于运行状态而无法修改,这是windows的文件保护机制引起的,所以需要通过技巧绕过!

按照如下方法操作即可:

1.在python的主文件夹复制一份python.exe文件,比如复制并重命名为pythonc.exe

2.使用上面复制的文件(pythonc.exe)运行update_manifest.py脚本即可

如下:打开cmd,进入python的主目录,执行命令:pythonc update_manifest.py即可,按照提示操作

好了!以后再执行wxPython程序就没有问题了